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一言不合就跑厕所
    纽约是座多面城市。

     比如华灯初上时,华尔街涌出的上流精英挤在移动餐车旁,目光死死盯着墨西哥移民老板是否少加了一块酸黄瓜。大方付过印着头像的纸币,大口咬出金黄色卷饼中的培根肉香,鳄梨酱萨尔萨辣酱迸溅在口腔中。不顾身着着萨尔维街手工定制西装,不顾腕上佩戴着江诗丹顿名表。

     比如夜色阑珊时,第五大道上上东区名媛踩着尖利的高跟鞋声声作响,冬日飘雪遮不住短裙下露出的凝白肌肤,水貂皮草裹着身段上的迪奥新季秋冬绸裙,暗香浮动间便是奢靡馥郁的香水气息。

     比如圣诞节来临,没有红绿配的诅咒,没有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原则,这座散发着冰冷金钱铜臭味的城市也变得可爱了那么一点。

     但圣诞节当天,艾娃一点也不享受这顿价格不菲的法国料理。

     从她抹了足足三刀黄油却分毫没动的餐前面包看得出来,从她那搅得令餐厅侍者都皱一皱眉头的酥皮洋葱汤看得出来。

     以及现在。

     艾娃很清楚她正躲在洗手间里,把外面尴尬的场面留给金富贵一个人的行为极其不够哥们儿义气。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还挣扎的用湿漉漉的手摸索着黑莓pearl8100的按键,试图打开倦怠的手机。

     真是见鬼,这窄的要命按键,总让她忍不住想起上辈子在秀场那装在剔透晶莹水晶盘子里,在自带五毛特效的水晶吊灯下,偷工减料小出境界的无糖马卡龙。

     “尊敬的先生,您身旁这位小姐真是像玫瑰花一样可爱。”门外侍者小哥动人的低声炮没能遮住和□□如出一辙的圣诞颂歌,艾娃有点绝望了。

     她认命的放下了仍然黑屏的手机,把水龙头调至绿色的一端,艾娃很清楚现在冷水是她唯一的需求。

     看在上帝的份上!

     艾娃深吸一口气,企图通过死盯着玻璃镜里的面庞来唤醒那块软绵绵的海马体。

     “尊敬的艾娃小姐,您的父亲奥利弗先生想知道您是否没事?”侍者一把好嗓音让艾娃被吓得一颤,也让她从镜子中那副不属于自己的美人面中回神。

     艾娃从手包中拿出粉饼对着镜子补妆,她提了提抹胸礼裙的胸口,抬高了声音,“那真是太麻烦您了,请务必一定要告诉我的父亲,他的女儿在洗手间里安然无恙。”

     随着侍者小哥的轻笑和连声的ok,艾娃才卸下一级警戒,把眼睫毛夹放回手包里,她抿了抿梅子红的嘴唇,有点崩溃。

     她可能是脑溃疡了,才会信心满满的带着金富贵同小西德尼的父亲共进圣诞节晚餐。

     走出洗手间时,艾娃侧过头看向餐厅荧幕上的熟悉身影。

     小西德尼赤脚在某个家庭摄影棚内的沙子上旋转跳跃闭着眼,三点式比基尼遮不住她的傲人身材,一头金发在美黑喷雾下经典的小麦色皮肤上显得愈发甜腻。最后定格在屏幕上五毛特效的自

     带荧光牙齿,小西德尼笑着说一句:“您的牙齿健康,我们的终极关怀。”

     餐桌前的金富贵眨着湛蓝色眼睛,有点身为gay蜜看到她黑历史的尴尬,至于艾娃,她恨不得原地挂个牌子用红色大字写明她不是艾娃·西德尼。只有老奥利弗满脸的自豪和骄傲,但他还是冲刚坐上位子的艾娃皱皱眉道:“女孩子拍广告还是要穿的保守些为好...”

     圣诞节的晚宴总是要丰盛些,一直以来坚持节食的艾娃也不得不在老奥利弗多次提点下食用几口油封鸭,点到为止,便放下刀叉,尝尝佐餐酒。

     反倒是金富贵同老奥利弗很是投缘,酒量浅的德州小青年几道菜品下来已经让餐酒喝的微醺,无尾黑西装更衬得他唇红齿白,啧啧,艾娃品着不怎么样的酒心里想。

     “嗨老兄,那天...你有时间我带你看看我爸爸那壮观的枪支收藏...”金富贵傻呵呵的笑着,同老奥利弗称兄道弟。

     艾娃只见老奥利弗来了精神,兴冲冲的谈起自家小旅馆那满满一整面墙的名人照片,“噢,亲爱的,你记得老爹和jay-z的合影?那真是太他妈的棒了!”

     ......这是同金富贵说的。

     艾娃没有用甜点,自己面前那看起来一口就能卡路里爆炸的红酒圣诞姜饼实在太过罪恶。

     手机没电,无法浏览小西德尼的基本信息,她自然也就秉承着少说话,少暴露的准则,晃着酒杯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腔。

     一顿圣诞节晚餐吃下来开销不小,好在老奥利弗主动买单,也没让惨不忍睹的经济状况再雪上加霜。

     回到家后时候不早,尽管金富贵强烈表达出要和老奥利弗分享一张床的愿望,狗狗眼的底牌都使出为了打动艾娃。

     没门。

     最终还是艾娃让出了自己的卧室,睡在勉强能称为客厅的简易沙发床上,望着天试图忽视老奥利弗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h.”

     金富贵不知何时穿着那条基佬紫的短裤从卧室里溜了出来,他眨着蔚蓝如海洋般的蓝色眼睛,淡金色的睫毛在仍旧没有更换的灯管白光下叠下阴影,好看的就连怀里包装昂贵的红丝绒杯子蛋糕也没夺取艾娃的注意力。

     ——艾娃选择继续和金富贵合租的原因之二,他实在是个全方位无死角的暖心gay蜜。

     “噢甜心,”艾娃起身让出一半位置给金富贵,她笑着搂过他的脑袋,““记得提醒我不要爱上你。”

     微醺的小青年一脸傻笑,艾娃打心眼里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真的有迷の纯友谊。

     暖意过心间,但这不代表卡路里也要过肠胃,艾娃还没来得及拒绝一下,就被金富贵喂了一嘴奶油。

     被甜淹没,不知所措。

     “well...最近重了两磅,作为我最亲爱的室友,你知道的,有糖共享,有肉同当。”金富贵戳了戳自己腰上的一圈软.肉。

     好吧,艾娃歪歪头,毕竟小西德尼简直就是红丝绒蛋糕的脑残粉。不过到底天涯吐槽美帝甜无人性的帖子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她费力咽下满满的奶油,口腔里似乎是吃了一箱香精的甜味。

     一个半小时后,艾娃开始胃痛,最后索性抱着毯子跑到厕所。她精神恍惚间才想起手机里中文文档第三行第二句话,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因为小西德尼有乳糖不耐症。

     ◆

     东方既白时,肚子才可算消停。

     在奥观海同志还没有上台的2006年,艾娃支付不起去医院做彻底检查的昂贵费用,只在老奥利弗和金富贵的陪同下去药店买些常规药品。

     可比打电话跟杜克先生请假反被嘲讽更令艾娃受不住的,就是金富贵接连几天用那种水光脉脉的眼神看着她,恨不得把灰暗心情全部发泄在那些碎布头上。

     不原谅他很有心理障碍的好嘛?!

     最终还是老奥利弗出面,连灌了金富贵两瓶伏特加才让他心里愧疚感减少一点,连带着设计色彩才鲜亮了些。

     这些天金富贵三天两头的往画展跑寻找灵感,艾娃也没闲着,她同成人高中课程请了假,蹲在客厅抱着电脑猛补小西德尼在幸存者中的光荣事迹。

     啧啧,小西德尼不去当政.客真是太亏了。

     日历被撕下的飞快,《幸存者》系列节目的团圆秀主打就是纽约直播,参与投票得出最终百万美元得主的是前九强,艾娃正好卡在第十,自然也就没有去参与最终部落会议的资格。好在她身处纽约,不必再从某个州飞来现场,省了一笔机票钱。

     艾娃在化妆间里闭上眼睛,由着化妆师施粉黛涂口红了一个小时,化妆间里的转播电视正传递着录播厅里的紧张气氛,台上主持人杰夫·普罗斯特及其善于撩动现场的气氛。

     “亨特三票,马卡斯三票,凯丽两票。”他顿了顿,扫视了面前的三位候选者,“最后一票,你们三位中的一人将成为百万富翁!”

     所有人都闭气凝神,化妆间里艾娃旁边的姑娘甚至连口红画歪了都不自知,屏幕里杰夫从竹编箱里拿出最后一张羊皮纸投票。

     “.....《幸存者》马贵萨斯岛的赢家是...”杰夫将投票翻了过来面向摄像机,“...亨特·威廉姆斯!恭喜!”

     人群像是一下子炸开了锅,亨特穿着合身的西装喜极而泣,他跑下舞台与女友拥吻在一起。

     化妆间里也“砰”的打开了香槟,尽管成为百万富翁的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

     趁着回顾全程进广告的时间,编导小姐令每位都按照顺序排齐准备走红毯,不出一会儿,艾娃前方的十一强德里克已经起步,人群被金钱撩拨起的兴奋和肾上腺激素让声音更加热烈。

     编导小姐看看舞台,摆了摆笔记本,示意艾娃轮到她了。

     是了。

     艾娃对着渐进的摄像机眨眨碧色的眼睛,挂上一幅很有性格的表情,迈出第一步,就自带bgm的响起了人群又一波欢呼声,耳边回荡着杰夫极具感染力的嗓音。

     “下面有请十强选手,艾娃·西德尼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