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扎克·珀森的走秀面试
    二月份的纽约乍暖还寒,华尔街的精英们裹着看不出模样的黑色羽绒服,依然在心爱的墨西哥卷饼餐车前排起了长队。

     但上东区的名媛们可不同。

     她们放弃了像往常一般,在第五大道上承包爱马仕手包或卡地亚珠宝的机会,同朋友们在公寓中开三两瓶罗兰百悦玫瑰,粉红色如少女心般的气泡滴在香奈儿的套装上也不在乎,兴致冲冲的浏览着有关纽约时装周的信息。

     “看在上帝的份上!扎克·珀森才不会用一个真人秀明星走秀的,不是吗?”

     柏妮斯翻了个白眼,尽力把自己藏进真皮沙发内。她完全无视了姐姐芭芭拉对同伴们故作夸张的声调。按理说,自己才是那个应该说看在上帝份上的人吧,柏妮斯想,如果不是最亲爱的芭芭拉和男友管不住下.身冲动,在自己床上来了一发,她才不会一气之下搬到芭芭拉的公寓住上三个星期,以至于此刻被一群乌合之众困在沙发上。

     等等...真人秀明星?

     柏妮斯有种预感,于是她关掉了面前的视频,没等输入几个关键词,就看到今日热门搜索新闻的第五位。

     “真人秀明星艾娃·西德尼惊现纽约时装周模特面试现场”

     ◆

     隔着前世和今生,重新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坐在放满了粉红百合的会客室,鼻间馥郁气息和方才的闪光灯让艾娃有种错觉,仿佛自己还是从前的那个周霭。

     “加油!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的↖(^w^)↗!”

     黑莓手机上是金富贵发来的加油短信,他在自己潜移默化下对于颜表情得心应手的使用让艾娃很是欣慰,她没有回信,用脑子想都能知道在热恋期的人们除了腻在一起互啃还有什么其他活♂动?

     “嗨,我叫南茜,很高兴能和你这位明星一同来面试。”坐在艾娃身旁的一位黑人姑娘主动搭起话来,她扬起大大的笑脸,笑出了脸颊两旁的梨涡。

     艾娃一向对黑人脸盲,除了在黑人问号表情包中的几位人物她能勉强分清外,其余看来似乎都大差不差。惨痛的后遗症就比如现在,她自己实在难以分别这个叫南茜的姑娘和刚刚用话筒追击自己的一位记者有什么分别。

     “...明星?我想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的。”艾娃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事实上她内心却自有思量。

     连一位与自己素不相识的模特都认为自己是个明星,而非来面试的模特,更何况是设计师本人和时尚公关,相信她,这可不是她喜闻乐见的印象。

     “,我认识的男性友人们都认为你是《幸存者》中最性感的一位!”南茜像是不相信艾娃的自谦般说道,“...更何况,前几日八卦狗仔队们好像还拍到了你和男友等人的四人约会!”

     提及至此,艾娃不免觉得头疼。看完了喜剧片后离场时,哪里想得到自己这种十八线网红也会受到狗仔队追逐的待遇,再次被闪光灯宠幸令她忘了这是私生活,像是曾经街拍一般不疾不徐接受摄像机的洗礼。

     多年的常识和习惯让她出门前仔细装扮了,那时艾娃心存侥幸的想到。

     但自己被拍摄是真人秀明星的身份使然,那么和赫尔曼一同被摄像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艾娃最不愿意看到发生的事,就是自己还没成为模特之前先被小报消费完了。然而听到此时南茜的话,她不得不承认这件事还是发生了。

     “男友?你不会是指赫尔曼吧?!”艾娃扶额说道,“我们真的只是朋友,意思真的就是字面意思上的男性朋友。”

     “真的吗?”南茜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她将滑落下来的发丝挽回耳边道:“那么大概你就不用再担心在模特上升期传出绯闻了。”

     关于这件事的话题就此终止,两人看着坐在会客室的姑娘们一个个走进那间成就或破坏梦想的偌大房间,从表情可以看出,不少人都得到了“我们会再另行通知”的官方套话。

     在为期一周的纽约时装周上,有过经验的模特通常会走十二场左右,平均下来一到两场,自然要错开时间。所以此类官方套话换言之便是模特们可以另行打算,去别家品牌尝试。

     “好的,你们七位请先做好准备,前面的姑娘们面试后便是大家了。”工作人员令艾娃这一排起身排好队,南茜和她正好分在了一组。接着又像是为她们打气般道,“记住,不要慌张!”

     慌张?艾娃暗暗想着,上辈子被“我们这场秀不用黄种人”的话在国际时装周上挫败过多少回,大抵她还是学会了厚脸皮,在表演上这应该叫做解放了天性。

     南茜一站起来就让艾娃笑了,自己有一米七八的身高在日常穿个平底鞋都比大多数人高了,更何况眼前高了自己一个头的南茜,即使穿了高跟鞋,也至少也有一米八几。这样的发现让艾娃很开心,她总算找回了身高平等的状态。但其他姑娘们可没她那么有闲心,个个都紧张得很,前后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在过往面试的经历或是糗事,以欢笑缓解紧张。

     但这种方法显然被南茜一句话破坏了。

     “我的天哪!那不是弗莱娅吗?!”

     随着南茜的小声尖叫,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赫然一看,站在自己这一队前的不正是去年走了米兰和巴黎上蓝血品牌之二的普拉达和路易威登秀的丹麦姑娘,弗莱娅-贝阿·埃里克森(frejabehaerichse)。

     在场的模特们先是惊讶兴奋,不久后便转为紧张担心。这位属于后娃娃脸时代的超模是第一位这个世界没有改变的人物,她此刻穿着黑色背心和紧身裤,瘦削身材让弗莱娅看上去就是个天生的超模。脚上的细高跟鞋并没有掩盖她一丝半点的率性帅气,长发就慵懒的披在肩头,挡住半张面庞,只露出挺巧的鼻梁,灯光打在墙壁上的侧影实在有男女通杀的迷人。

     按照弗莱娅去年出道便是大秀的业界地位,扎克·珀森的面试她大可不必亲自前来,更何况2005年出道的弗莱娅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秀霸了,如同一颗在时尚界上升的冉冉星星让她得到了不少大牌成衣及高级定制的青睐。更不用言极具特色的t台步完全可以为她赢得这场秀的入场券。看到南茜的发现,艾娃不得不承认她有些吃惊。

     毕竟艾娃前世火起来的时候,弗莱娅已经是圈中有名的超模和撩妹大手了,年少不更事时她也有过想过弗莱娅弯成蚊香的冲动。但现在弗莱娅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她则几近末尾,两人的印象分就差了一万个金·卡戴珊。

     思考间隙,上一组的姑娘们总算出来了,她们中大多数表情不开心,但也有一两人面带微笑,毕竟失掉一场秀在所难免,场外还有不少狗仔队和机遇,能够依靠外貌得到曝光度也未尝不可。

     “好的姑娘们,轮到你们了。”工作人员再次到来,她带领七人走过布置精巧的走廊,来到面试室门口。“一切都取决于你们了。”她拿起笔记录下每个人的姓名,“记得敲三下门再进,弗莱娅。”扎下口罩的弗莱娅回了个善意的笑容,扎克有强迫症可不是个秘密。

     “加油!”南茜说道。

     “你也是。”艾娃回了一句,便看到弗莱娅敲了门带着姑娘们进去。

     抱歉,有上辈子经验的金手指可能就是任性,她想。

     ◆

     与其称作面试室,不如叫做上层阶级的会客厅。面前是间装潢华美的偌大屋子,垂下来的水晶灯折射出彩虹光,冷灰色壁纸映衬着四处摆满的粉红百合,香气扑鼻。

     眼前三位从左到右依次是时尚公关保罗·威尔莫特,设计师扎克·珀森以及执行总监阿曼达·乔迪。

     看到站在最前方的弗莱娅是,三人均是默契一笑,艾娃很熟悉这种表情——她曾经就是受益者之一。

     但眼下情况却并不好看,时尚公关保罗用一种奇怪目光审视着自己,还不停在笔记本上记录些东西,扎克看上去没什么表情,阿曼达仿佛是在看野.模一般的眼神令她极其不舒服。这也更让艾娃疑惑如果一开始就并不嫌弃自己的话,为何当初他们竟然选择让自己通过了第一轮筛选

     “好的,请从弗莱娅开始依次介绍一下自己。”阿曼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姑娘们都是简单说了姓名,国籍以及一些基本情况,除了一位口音像是法国人的妹子强行说出了自己净身高一米八三的言语。

     ——可在清一色的打扮下,连高跟鞋高度都全部控制在十二厘米的情况下,她还比自己矮上一些。

     “请各位都站在一条直线上,是的就是那一条线上,”保罗说道,“那么开始。”

     走出不过几十米的距离,三人都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