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一岁就要做任务?童工吗?!
    周岁生日是秦丽淑和荣姨一起陪两小只过的,两小只费死劲的一起吹灭一根蜡烛,被喂了少少的蛋糕,就被抱回去睡觉了。

     看见秦丽淑和荣姨关灯出去,一直老实躺在一边的秦知殅迅速爬起来,推推快睡着的袁浅浅“起床干活了!!”

     袁浅浅打着呵欠揉着眼睛,不耐烦的起身“什么?”

     秦知殅趴在围栏上,用小肉脚踹了踹她,“叫你起床干活了!!”

     这下袁浅浅彻底醒了,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啥?干活?”说完看看他的小身板,在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请问,咱们俩可以干什么?”

     秦知殅勾勾手指,示意袁浅浅靠过来,见她带着疑惑靠过来,迅速出手按住她的额头,在一片柔和光芒中念念有词,袁浅浅想躲开,却感觉他的手指就像粘在自己额头上一样“你干嘛呢?!!”

     秦知殅放下手,满意的看着袁浅浅“给你的灵气解封啊,都说要干活了!”

     袁浅浅用颤抖的小肉手指着他“你说过要保护我的!”说完之后突然想起他说过的话,迅速主动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秦知殅露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小模样,意图拉开她的手“你也看见啦,那天那个女鬼还没消失,你这么小小只的,灵气泄漏范围有限,她一定是在这附近游荡的。咱们得先干掉她,你才能安全对不对?”

     袁浅浅费劲的躲开他的手,继续捂着自己的嘴,打死不肯放下来,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秦知殅低头叹气,小眼珠斜着偷瞥下她,故作伤心的说道“你居然不相信我啊,你看咱们俩现在又不能跑又不能跳的,只能引她来了。”说着两眼闪光的看着她,用可真挚可真挚的小眼神表示着自己的诚意“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再说我答应过要保护你,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我们的誓言吗?”看见她有些松动的神色,继续劝道“怎么说我也是你名义上的哥哥,咱们俩现在都被捆绑在一起了,不得互相信任信任?”

     袁浅浅终于放下手,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说“你确定你干得过那只女鬼?”

     秦知殅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我是谁?左区首席执行者,干不过一只厉鬼?放心吧,来,藏在哥哥身后,你只需要不停说话就行。”

     袁浅浅小心翼翼移到他身后挪出的位置,纠结的问“说什么啊?”

     背对她面对着窗外的秦知殅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却语气温和的说道“随便说什么,反正你说话也行,念经也行。”

     袁浅浅转了转眼珠,捂嘴偷笑片刻,用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摆,嘴里开始反复念叨一句话“秦知殅有根小小小丁丁。”

     在她前面的秦知殅快疯掉了,所以说,人类都是麻烦生物!!!都该被消灭成灵魂才能听话!!他忍耐住自己想爆发的脾气,不断提醒着自己别跟她计较,开始在婴儿床附近虚点着,嘴里念念有词。忙完一切,他看着窗外等待着,嘴里轻声说“一会儿吓死你!!!”还在当复读机的袁浅浅完全没听见这句话,依旧老老实实的复读着。

     等了好一会儿,袁浅浅当复读机都已经当的口干舌燥了,那晚的女鬼终于出现了,依然是红艳的连身裙,漆黑的长发与眼珠,颈椎如同被人打断般的低垂着头,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飘了进来,瞬间绕到了袁浅浅后面。

     袁浅浅从她出现,脚就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是不信秦知殅,只是自己实在是太胆小了,完全无法抑制这种自然反应。

     此刻女鬼飘到她的身后,让她瞬间一身冷汗,闭上眼紧紧抱住前面的秦知殅,嘴里大喊“哥哥!!!!”

     秦知殅从跟她相认到现在,还第一次被她如此亲切的抱着叫哥哥,心里涌出少少莫名其妙的暖意来,又轻轻“呸”一声,心里暗骂自己有病。

     女鬼贴近了袁浅浅,张大了嘴欲一口咬下来,却被透明的屏障挡住,女鬼周围瞬间阴冷了下来,整个房间仿佛进入了深秋,凉意阵阵。

     秦知殅掰开袁浅浅的手,转身把她的头抬起来“睁眼,睁眼!死不了的,来来,我给你讲解讲解这个女鬼!”

     袁浅浅今晚还想睡觉呢,被他这么一讲解还能睡?她打死不睁眼睛,摇着脑袋使劲说“你把我当诱饵就算了,你还想用心理战术折磨死我?”

     秦知殅又用着那种你不懂我是为你好的语气说道“哎,你以后天天都要见鬼的,总得习惯吧?我给你讲解讲解,你慢慢就熟悉了,然后就习惯了,还会怕鬼吗?我是为了你好!睁眼吧!”

     袁浅浅虚睁开半边眼看看他的小肉脸,根本不敢回头,正准备说话,那女鬼已经绕到了秦知殅的背面她的正面,裂开嘴迅速伸出一条泛着黑气的长舌想穿破透明的屏障。

     再次面对面,还是如此近距离观赏面目阴深狰狞的女鬼,袁浅浅的心里瞬间爆了,脑子也爆了,然后......她再次吓尿了,彻底傻了崩溃了。

     秦知殅悠哉的看着她颤抖着腿吓傻了的样子,勾了勾嘴角,又摆出严肃的样子“别怕,我把整个床都屏蔽了,她进不来,你只要看着她在外面费劲就行了。”

     再次被吓尿的袁浅浅又急又气又怕又囧,紧紧闭着眼睛抓着秦知殅大叫“干掉她!求你干掉她!不然我跟你没完,秦知殅!你用童工!我要告你!”脑子和心脏再次离开服务区的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知道自己真的要疯了。如果以后每天这么来一次,她不是愁成少白头,就是早死。

     秦知殅看着再次紧闭眼睛的她,露出得逞的笑,斜斜嘴角用温和的口气说“真抱歉,我现在太小只,能使用的灵力有限,可以用屏障保护咱们,却干不掉她。不过没事,等一会儿总会有能干掉她的执行者出现。”

     他说完后,懒得搭理不敢睁眼已经吓傻的袁浅浅,抬眼看了看房间里的卡通钟,又极其挑衅的冲屏障外的女鬼伸了伸舌头,带着充满邪气的笑意,张开嘴冲她无声说“你进来吃掉她啊!”又短又肉的手指,指着闭目的袁浅浅。